生活|五年前的灵魂交织

上大学以来经常回忆起以前玩过的一个游戏,大约是在2014年的时候,在iPad上接触了一款画风唯美的游戏。一直试图找回那个游戏,但一直苦寻无果。越寻记忆越深刻,对最后总是想起的理由不再是游戏如何如何,反倒是一直苦寻无果的苦闷。就这样,这款游戏变成了我的弹子球。看了越多,记忆也愈发模糊:只是记得背景是荧光的,灵感来源是鲲鹏,类似boost2在滚筒中的跑酷,通过滑动屏幕控制左边和右边的鸟,每只鸟代表一个颜色。

今年6月份的时候在微博上借一个游戏博主发博问过,依旧无果。甚至我曾在寻找这款游戏的过程中找回了《毁灭:救世主》汉化版这个我以前非常爱但同样忘记了的RPG。今天再次开始寻找,依旧是苦寻无果,不同的关键词、不同的搜索引擎、不同的网站搜索,甚至我还用了谷歌图片尝试寻找截图,都一无所获。此外还截图了一些类似的游戏:White Trip;Loner;Guntai等等。

直到我不死心重新翻出之前那条微博时,赫然发现有人9月份留言给出了这样一个答案:缠绕挑战。

把关键词敲进谷歌搜索,居然真的是她!仿佛一瞬间穿梭了五年的记忆,然后过往的一切回忆定格在了这一刹那。脑海中不停流动变化的游戏画面也逐渐凝固下来,直到变成了我眼前的截图。就好像一个失忆者终于找回了记忆。

Entwined Challenge,简体汉化直译为“缠绕挑战”,港版似乎叫“灵魂交织”。了解后,发现原来是PlayStation移植到手机平台的游戏,经历五年的变迁早已下架appstore,也无怪我在appstore无法搜索到她。换言之现在的iOS上已经无法再玩到她了,这种时候总能想起破解的好(笑)。总之,找到就好!

笔记 | 曹明星&Raffaele 转让定价讲座

Transfer Pricing 转让定价的概念

transfer of the title 所有权受益权等→应是转让,而非转移

Transfer Pricing (deemed) 不同于市场一般流程或价格

会计学定性为交易,因此应有对应价格

主体是谁?关联企业、税务机关、行业与市场(参考方)

  • 税务机关不是背景(take it as a background),数字经济背景下必须浮上水面
  • 转让定价税制:“税制”通常被忽略

为什么有各种安排、调整?intervention

  • 转让定价本身是中立的,可以好可以坏 → 税务机关可以介入的根本原因
  • how to improve the regulation

我们关心的是:当税务机关介入TP时,会发生什么

  • 介入如何进行?要求企业报告关联交易如何开展进行以及价格确定;当确认违反独立交易原则时进行价格调整
  • 税收领域前提:需要规范 → 税务机关的行为的起点是:法律的授权
  • rational变成rule,才能开始;ALS从belief变成principle需要法:征管法、CIT法

特别/一般纳税调整(反避税规则)SAAR/GAAR

  • offshore indirect share transfer 境外间接股权转让:698号文&7号公告,特别纳税调整
  • 凭什么可以介入?不是居民、不是来源。带来的问题是国际税收领域重新定义“来源”
  • 看法①:不需要SAAR,只需要GAAR,我国以前
  • 看法②:last result,穷极一切类型化的SAAR后才可以GAAR(兜底条款),正在流行
  • prediction:税法也需要简单化,未来会融合S+GAAR,不会分“先后”

案例:沃达丰税案

收购印度和记,判定税务机关败掉案子

  • 沃达丰收购SPV的股权:SPV(开曼)← 香港和记 ← 印度和记
  • 判税务机关输:既没有居民,也没有来源
  • OECD范本限制来源管辖权;UN范本虽有改进,不能根本解决问题,因为是copy来的
  • 看不到来源管辖权:sham shell com → conduit

反避税的流行

  • 金融危机后各国政府缺钱 ← 税务机关可以联手反避税的根本原因,既不代表社会也不代表建立他的利益集团,只代表自己
  • 数字经济下:OECD先弄平衡税,后走DST(Digital service tax)。本质一样,平衡税更理念粗暴,DST更考虑操作性。法国已经开始对美国公司征收DST

税务机关败诉的原因分析

  1. 当时没有建立一般反避税规则(中国:我们35条能推出!然后马上法律化。中国积累了大量可供出售的产品和资金,重心在出去,而不是反避税。最重要的是要吸引技术和资金,把美国掏空。反避税实质上伤害了我国的营商环境)→ 不要脸,没法律基础
  2. 不能证明中间结构都不是商业目的
  3. 飘飘然:觉得不需要别人钱,判决时才发现缺钱
  4. 最根本的还是经济的原因:没有可持续增长/投入,不敢赶外资。只要经济实质在印度,即不撤厂子就行

思考:概念0-1-1000 & 劳动价值创造的外溢价格补偿,定价分配机制不平衡

  • 长期无底线偏向某个要素提供者(概念)

中国现在反避税没有几年前那么火

  • 高层:国内营商环境+国外走出去,基层执行和高层不一样
  • 个人反避税不是最佳时机,同房产税
  • 贸易战结束之后落地。不做的原因:①危机时刻 ②自信:中国是最大规模能够提供最大确定性的市场,对资本就够了

转让定价的放大版本就是跨境交易

TP处理的就是跨国公司,代表市场、个人,对抗政府

工具箱:独立交易原则&公平原则

ALP是独立交易原则:独立、客观,不是公平

公平原则:BEPS行动计划中出现的Fair Share Principle(文章认为是ALS的补充)

没有全球政府,长期稳定;形式化的干涉GMT(老欧洲提出),是欧洲产业链和经济地位决定的,压不住中国,超不过美国 → 旱涝保收。问:凭什么?

  • GMT只保护既有的政策制定者的无依据无来源的资格,要被干掉
  • 这是OECD第一次认可AL以外的的new tax right,设立DST前后放弃自己坚守的ALP(圣母婊)
  • ALM的利润分割法:现实是人的生活,比来比去不能确定第一层级战略的对象是什么,原教旨主义的科学细分方法违反生活本质
  • 解决不了问题之后,政府创造了新的概念:Fair Share Principle;formulary apportionment;safe habor → 才具有更加结构意义的公平可言

我们是不是可以重新定义税收的经济/法律来源?整体性的契约不可分割,国家拿钱时,钱是作为纳税人整体的,而非单个纳税人的。

国家税收和市场税收要融合?

预约定价协议APA

  • 更原始的agreement,也有人会用arrangement
  • BAPA(bilateral),MAPA

为什么会有APA?经济上的双赢;我们更应该关注:确定性

  • 不清楚,就没法操作;足够大,提供确定性,就可以受益,然后高效,都有“获得感”
  • 以前为什么没有呢?今天的跨国公司富可敌国

APA出了问题:苹果和IRL的APA被欧盟法院判决违反了政府援助规则 State Aid

  • 欧盟政府:首先政治活动的独立性;然后均等化的服务产品(消极/积极)欧盟更关注消极的,没有能力处理消极的。不能保证对某一国家提供转移支付,侵犯发展主权,很尴尬。
  • 没有财政一体化,欧盟统一天方夜谭
  • 未来很多国家退出欧盟不难想象:不能带来发展,也不能带来转移支付

APA的本质:合法吗?哪个法?政府代表国家签订APA,效率和边界在哪里?

  • 行政法是执行层面的,宪法是构造主体资格之间的关系

事务所经理分享:VIE架构 & 7号公告案例

科技公司海外上市必须:红筹架构

两种控制方法:股权控制 & 协议控制

VIE属于协议控制

  • 通过12-13个协议进行控制
  • 规避中国产业政策的限制 e.g.百度、新东方
  • 实现并表,利润转移到开曼,开曼上市
  • 不用这种架构逃不出去

客户情况:0.06%小股东

  • 5个UFOE,BVI下有EU US,HK下新加坡
  • 股东转让股权:大股东退出,小股东连带被拽出去(并购重的一个条款)

7号公告

  • 针对:BVI/开曼-BVI-HK-国内公司,在BVI层面转让避税
  • 前提:合理商业目的

事务所认为:税务局过度解读7号公告,背离了要求

事务所的argue → 合理商业目的:向上追溯CIT的立法目的 ①VIE架构具有合理商业目的,不搭无法去海外上市②BVI和中国境内股权效果一样,股东层面转让和境内股权效果不一样,因为把EU US都转移了

实质性:substance

  • 主客体要一致:主体应税人;客体税基。任意一者的转换都会导致substance的转变
  • 原因是主体的权利太大了